• 安娜

《體態語》中「笑」的生命力(二)

已更新:2021年10月31日


簡單的說一說笑的表現。人有開懷大笑、爽朗愉快的笑、含蓄優雅的笑等等,這一般指成年人。幼兒都是純真無暇(或無邪)的笑。善良的老年人一般是慈祥的笑。應該說每個人都能笑,也離不開笑。 但是我發現一個心事重重的人,無論什麼原因引起的笑,在他的笑容裡都含著或隱或現的苦澀。時間長了,他們會變得不會笑,難得笑,笑對他們好像太難了。


記得年輕時,有一位男同事,一起工作幾年從沒看到他笑過,任何時間、任何環境他那距人千里之外的冷冷的表情,使很多人不願與他接觸。有一次我壯膽問他為什麼從來不笑。他冷冷的說:有什麼可以笑的?!我問:你在家裡也不笑嘛?他說:在家裡為什麼要笑?不知他有沒有不順心的事,但是這種不笑的狀態顯然是不正常的,既影響人際關係,也傷害自己身體。不幸的是幾年後患癌症去世。

我認為人需要具足“喜怒哀樂悲恐懼”七情才是一個完整的正常人,缺一都會有性格缺陷。但在矛盾叢生的社會工作、家庭生活中,時時處處都會發生種種不盡人意的事情,使人煩惱,使人疲憊。人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,特別是七情的平衡比例失調時,就會出現各種異常。比如:易怒;憂鬱;猜忌;甚者精神出現問題等等。當這些情況出現時,人的行為動作、脸形眼神、身體形態會越來越差。本來挺優秀的人變得懶散鬆垮、不修邊幅、惡聲惡語等等。這樣的體態應該說是被排在最後的位置,身體的場使人不舒服,人際關係會一落再落。


一個人的體態中最能體現生命力的就是他的笑。 假如一個身體有殘疾的人,若他能用綻放著自信、快樂、無憂的笑容,迎接每一天、迎接每一個人,我想作為一個身體健全的人都會被觸動。反過來想想我們自己,是不是應該毫不保留的把笑從健全的身體中釋放出來,給充滿生機、豐富多彩的世界增添生命的活力吶?!我想誰也不會反對我這個建議吧。


(未完待續)



92 次查看0 則留言